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人士言论汇编——蒋继先(唐柏桥部分)

唐柏桥

行动起来 埋葬暴政

--在5.17纽约声援退党大型集会上的演讲

最近一段时间,中共又一次露出了他们赤裸裸的狰狞面孔。他们竟然公开提出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七不讲”:不讲普世价值,不讲新闻自由,不讲公民社会,不讲公民权利,不讲党的历史错误,不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讲司法独立。 如此倒行逆施,已到了令人张目结舌的地步。这是中共末日的疯狂。

尤其令人愤怒的是,几天前多名长期从事人权活动的良心律师在围观四川资阳黑监狱时,同时遭到中共恶警的肆意殴打。这意味着中国的法制已荡然无存,中国社会已毫无正义可言。现在再愚钝的人也已经意识到,等待中共自身改革还政于民无异于缘木求鱼,与虎谋皮。不久的将来中国必然爆发一场轰轰烈烈的反专制争民主的民主革命。

事实上,今年开春一来,国内维权抗暴事件风起云涌,规模越来越大,已势不可挡。就在“五四”当天,昆明、成都、上海等几个省会大城市同时爆发了大规模的群体抗暴事件,已形燎原之势。尤其是几天前在北京爆发的为遭轮奸残杀的安徽女青年袁莉亚讨公道的群体抗议事件,向世人昭示了全民维权抗暴反对专制的民主革命即将爆发。

我曾多次在演讲中提到,当群体抗暴事件从乡村县城逐渐延烧到省会大城市时,换句话说,当中共无法阻止群体抗暴事件在省会甚至北京、上海等大都市爆发时,中国民主革命就随时可能爆发。而一旦中共最高权力中心北京爆发大规模群体抗暴事件而导致失控,抗议民众冲破封锁涌向天安门广场集会抗议,就会迎来第二次“六四”民主革命。因为只要人们聚集在天安门广场进行抗议,全国民众就会奔走相告,各地民众就会纷纷走上街头,而且会迅速成为整个国际社会和媒体的关注焦点。面对这种局势,中共当局将进退失踞全面崩溃:镇压,只会激起更大的抗议浪潮和国际社会的同声谴责,最终会被全民的怒火所吞灭;不镇压,就会被一步步逼到墙角,毫无招架之力,最后只有交出权力,请求人民的宽恕或逃亡国外。

这次北京爆发的大规模抗议事件,对中共而言,可以说是已经到了最危机的时刻。他们这次侥幸阻止住了愤怒的民众涌现天安门广场进行抗议。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阻挡不住民众维权抗暴的滔滔洪流。他们就算成功阻止九十九次,但只要有一次没能阻止住,他们就彻底完了。因此,对于我们来说,只要我们成功一次,我们就赢了。

如今国人对中共专制政权的胡作非为残酷镇压已深恶痛绝忍无可忍。下一次民主革命一旦爆发,我们一定会取得成功。因为中共过去用来对付全民反抗运动的各种手段,包括谎言,恐吓,甚至武力,都已经不起作用。我们日拱一卒,步步向对方逼近。总有一天,我们会将对方将死。现在就等全国民众同时走上街头的那一天了。因此,只要我们勇敢地站起来反抗,中共这个庞大的专制政权就会轰然倒下,被正义的力量彻底埋葬。

亲爱的父老乡亲们,无论你是汉人还是藏人,无论你是内地人士还是港澳同胞,无论你是城市工人还是乡下农民,无论你是商人、军人、干部、教师、医生、律师、作家、艺术家还是科学家,今天你都将面临一个选择,是站在民主正义的一边,还是继续与专制邪恶为伍。当轰轰烈烈的中国民主革命爆发的那一天,你的一个小小的选择将决定你一生的命运。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任何人都不要心存侥幸,当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民主革命爆发时,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如果你如果你不想继续等待,如果你不想让你的下一代继续被中共暴政欺凌,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子子孙孙生活在被毒化的环境,如果你决定勇敢地站在正义的一边,那么,就请你现在就开始以你认为可行的方式行动起来吧!我们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可以行动。我们每击打一次键盘,就是一次行动;每转发一条信息,就是一个行动;每骂一句中共,就是一次行动;每写一篇文章,就是一次行动。我们每一次上街围观,每一次举牌抗议,每一次向暴政扔击石块,每一次学杨佳向当局讨要说法,都是一次壮举。如果你自己什么也没做,你就没有资格埋怨国人为什么如此麻木,你就没有资格要求别人去牺牲奉献,更没有资格哀怨自由公义离我们还太遥远!因为你不配拥有!

自由乃一切幸福的源泉;公义乃社会发展的基石。如果你渴望自由,如果你渴求公义,如果你无法再容忍中共的暴行,那么,就请你勇敢地站起来,走上街头。只要我们行动起来,世界就能因我们而改变!

 

中国当代民运的两位巨人(上)

“如果你祈祷,我请你为他祈祷;如果你写作,我请你写写他;如果你讲话,请继续为他呼吁。”——王炳章女儿王天安

几天前,我与不久前遭中共在狱中残害的中国民运领军人物彭明的家人见了面,今天又读到中国当代海外民运的发起人王炳章女儿王天安呼吁大家关注她父亲的一篇报道,感慨万千,心痛如绞!我们都亏欠这两位当代民运最杰出的先驱。

自从王炳章于八零年代初在美国首倡成立海外第一个反对中共暴政的民运组织中国民联后,三十多年来有两位在海外遭绑架回国并被处以无期重刑的民运战士。一位是王炳章本人,另一位是曾经在海外首先成立临时政府的彭明。他们不仅见识卓越,也胆略过人;而且既有很深的理论功底,也有很强的行动能力,中国当代难得的领袖人才。碰巧的是,他们都曾经撰写过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纲领性著作,一本是彭明的著作“民主工程”,一本是王炳章的著作“中国民主革命之路”。

王炳章是文革后第一批公派出国的留学生,也是当时第一个获得北美博士学位的青年才俊。他本来会有大好前程。如果他没有走上反抗暴政争取民主的道路,今天一定是深受尊敬的中国医学界领军人物。他不仅学有专攻,而且口才极佳。这也许是他能振臂一呼成立中国当代史上第一个海外反对派组织的主要原因。我和王炳章虽无深交,但对他的演讲才华深有体认。我记得他每次演讲,都喜欢穿一套乳白色的西装,给人整洁干练的感觉。这说明他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在海外我听过无数人演讲,自己也发表过无数次演讲。但是,像他这样每次演讲都离不开如何推动中国民运这一话题的人还没有第二个。“中国民主革命之路”就是他根据自己多次演讲的内容整理出来的。他是一名真正的革命家。听很多八十年代曾参加过中国民联的人说,王炳章和中国民联曾经在海外留学生中非常有影响,很多中国最优秀的人才都争先恐后投身到他领导的民主运动中来。中国民联最高峰时曾经有几千名成员,而且大多数都是当时的留学生。而八十年代出国留学的年轻人都是中国最优秀的人才。现在很多曾经参加过民联的人都已经是他们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很多人在国内担任重要职务,还有一些定居在海外的精英常被请去国内讲学。

王炳章八十年代曾经是海外最著名的反对派领袖,他不仅发起了当代中国海外民运,而且一直担任海外唯一的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主席。因此很多人把他称为当代孙中山。非常巧合的是,孙中山和王炳章都是学医出身,后来都为了拯救民族于危亡而弃医从政。“六四”前夕,部分民联成员发动一场类似政变式的夺权行动,将最坚定反共的王炳章从他亲手创办的中国民联排挤出去。使得中国民联从此一蹶不振。部分参与打压王炳章的老民联骨干已经对此有所检讨和反思,但是为首者至今没有任何反省和道歉。

“六四”镇压后,大批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和组织者逃亡海外。海外民运因此发生了结构性变化。这本来是海外民运一次发展壮大的天赐良机,可是因为这批逃亡出来的人良莠不齐,有些甚至逃离中国前还是中共的御用文人。他们身上有很多中共党棍的不良习气。而因为这场运动影响极大,这些逃亡出来的人被广泛报道,他们迅速成了海外民运的主导力量。他们成立的中国民阵被视为准临时政府,很多西方国家甚至认为他们不出几年就会回国执政。海外民运于是变成了两套马车。原本在王炳章和中国民联领导下的朝气蓬勃的海外民运从此陷入了内斗不休的泥潭而不可自拔。刚刚被从中国民联排挤出去的王炳章自然成为最大的受害者。海外民运自那时开始,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海外民运人士的地位基本上都是根据他们在中共体制内曾经拥有的地位来决定,而不是他们的能力和对民运的贡献。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因素是海外媒体。因为媒体为了增加他们的销售量,自然更加热衷于写有更多人愿意看的故事。而一个体制内的高官突然成为反对派人士,当然最有可读性了。当时媒体的取向基本上决定了民运的走向。被媒体吹捧的人自然就成了民运里的红人甚至领袖。中共后来也逐渐意识到海外媒体的重要性,于是制定了一个大外宣的计划。很多海外中文媒体甚至西方媒体逐渐被中共以各种方式渗透和收买。他们做得非常成功。现在几乎所有的海外中文媒体都被中共渗透和收买了。大多数媒体直接受中共控制。他们跟中共的宣传机器人民日报和CCTV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还披了一件伪装成客观公正的媒体的外衣。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任我们怎么努力,海外民运都难逃被中共摆弄的命运。于是,像王炳章这样真正对中共有杀伤力的民运领袖就自然会逐渐遭到排斥和孤立,难以有所作为。中共对付王炳章这样坚定反共的民主斗士有一整套方案。他们先是通过安插在民运里的特务将王炳章们从民运组织里排挤出去,然后进行全方位的攻击抹黑,让很多民运人士对他们产生反感和抵触情绪,以此切断他们的后援。等他们被彻底孤立后,再寻找时机对他们进行致命一击。他们对付中共最害怕的反对派领袖王炳章、彭明、张宏宝等都是采取这一方式。他们先是通过一张庞大的网络将王炳章和彭明诱骗到东南亚,然后再派遣特工配合长期潜伏在他们身边的特工将他们绑架回国。王炳章和彭明后来都被判终身监禁。张宏宝最后被中共在美国以制造车祸的方式暗杀。张宏宝在被害前身上有40多个案子,包括家暴案、诈骗案等。他的形象被中共彻底摧毁,因此中共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在美国对他下手。事实上,张宏宝被害后,海外反对派运动几乎没有为他发声,美国政府也很快宣称这是一起交通意外。

有人曾经百般抹黑王炳章,把他说成是一个道德败坏、利欲熏心的人,我曾经也受到过这些流言的影响,对王炳章产生过误会。现在事实证明,那些谣言均属子乌虚有,而且可以肯定都是中共及其走卒杜撰出来的。因为这几年他们在用同样的方式对付我,企图把我这样一个与中共势不两立、为民运奉献了一切的人描绘成十恶不赦的人,甚至把我说成是中共特务。他们的故事编得比电影剧本还逼真,有人物有情节,完全可以以假乱真。因此也就难怪会有一些人上当被骗。

根据我多年四处寻访了解到的情况,王炳章虽非完人,但是在当代中国能做到像他那样克己奉公之人恐无几人。他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我猜想他过去那么多年从不理睬针外界对他的各种流言蜚语,是因为他有一个慈悲和包容的心。我过去面对各种流言蜚语,也是这样看待的。我知道面对同道的误解,内心会多委屈。我相信王炳章的境界一定比我要高。当我意识到我也曾经被人误导时,我感到万分惭愧。因为我曾经也让他蒙受了这令人刺心的委屈。在他面前,我真的自愧不如。从今以后,我唯有更加坚定自己的民主信念,更加努力去推动中国民主革命,才不会让自己良心不安。

王炳章已经失去自由14年,而外界对他的关注非常少。我们每一个人包括我本人都有责任。这一局面必须得到改变!无论从哪个角度讲,王炳章都当之无愧是中国当代民运的第一人。无论中共如何抹黑他,无论一度被中共操作的“海外民运”如何排挤他,他的历史地位已经奠定,谁也无法动摇。王炳章的名字将载入史册,成为20世纪末、21世界初这场中国民主革命的代表人物。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