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人士言论汇编——蒋继先(郭国汀部分)

郭国汀

中共专制暴政下为什么冤假错案堆积如山?

根本原因首先在于中共政权是个一党特权独裁专制且不受任何有效力量制约的人类历史上最恶劣最坏的政治体制。由于中共实际撑控了政军警特公检法司监狱媒体文化教育宗教,亦即中共独裁撑控一切,而由“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造成绝对腐败”的政治学定律可以推论出“不受任何有效力量制约的绝对权力则必然导致绝对腐败和绝对残暴!”中共专制暴政正是此种不受任何有效力量制约的绝对权力。其次是因为中共专制暴政下,立法严重不公,而立法不公是最大的司法不公,因为水源受污染,必然使整条河流受污染。再次是因为中共独裁撑控公检法司军警特,使得司法独立及法官独立审判成为不可能。中共立法时故意将全世界通行的“法官独立审判权”掉包为“法院独立审判”,而中共通过审判委员会(成员百分之百系中共党员)法院党委及政府特设政法委书记,严密撑控法院,因而使得法官根本无法依良知与法律(本身即包括大量恶法)独立判案。事实上,所有政治案及敏感案件,均是由审判委员会或政法委书记定案,经办法官仅是按其指示园案而已,也即“审者无判案权,判者未经审案”。再者,中国根本不存在独立媒体当然不可能有所谓新闻自由,为了生存所有媒体要么自宫要么被阉,使得所有敏感案及政治案全部被强制消音,因而没有新闻监督社会监督。此外,律师同样很大程度上被伪司法部和伪律师协会撑控生存权,中共司法体制实质上是个逼良为娼的罪恶体制,事实上众多中国律师业已被逼沦为司法娼妓,成为唯钱是追丧失律师职业道德伦理的经济动物,还有不少律师则成为中共专制暴政的帮凶,最典型的即是所谓北京十大优秀律师,现任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李大进!若律师坚持真理坚持法治原则办案十有八九必受中共流氓秋后算账,轻者停业,失业,如张鉴康,杨再新,唐荆陵,郭燕及笔者;重者劳教判刑,如刘如平,朱宇飙,郑恩宠,高智晟,郭飞雄;或随时受中共特务监控骚扰暴打,如张思之,浦志强,李和平,莫少平,腾飙,李方平,江天勇,黎雄冰。。。鉴于上述原因,中共专制暴政下必然源源不断地泡制大量冤假错案。另一重要原因乃是受害人的正当合法权益受侵害者,得不到及时公正合理赔偿也是造成冤假错案堆积如山的原因。

西方自由民主宪政国家冤假错案极少发生,因为其政治体制属自由民主宪政体制,代议制民主政体,所有政府官员立法代表均系全民定期选举产生,他们是真正的人民代表因而必须对选民负责而非对任何政党负责;人民享有充分的自由人权法治的保障,政府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权力非常有限;独立自由媒体对政府及其官员和全社会生活的全面随时跟踪监督报导;独立司法体制下法官享有崇高的社会地位有至高无上的真正独立审判权;律师则完全自治得以全力为当事人辩护;因此在自由民主宪政体制下的西方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包括北欧民主社会主义国家)社会正义、公正货真价实。即便偶尔发生冤案受害人也能及时获得丰厚国家赔偿。例如加拿大著名冤案赔偿甚至令受害人成为富翁:

‧ David Milgaard因强奸杀人冤案于1970年至1992年坐牢23年,后经DNA证据排除,宣布无罪;1999年名叫Larry Fisher的真凶落网,David 获Saskatchewan政府赔偿1000万加元;

‧ 一名叫Simon Marshall 的弱智者,1997年被指控犯有15起强奸罪,他认罪服刑6年后释放,随后又被指控犯有三起强奸罪再次被捕,他亦认罪,并被媒体戏称做the Ste-Foy Rapist,但最终经DNA检测证明其完全无辜。因此2006年12月,Quebec 政府赔偿了24岁的SIMON230万加元。

‧ Thomas Sophonow 因杀人冤案于1981年被三次审判并坐牢四年,上诉法院1985年判其无罪,2000年6月8日,警方依DNA证据宣告系错案,2001年获赔260万加元;

‧ Donald Marshall 1971年因杀人罪被冤判无期,1983年上诉法院改判其无罪,后政府赔偿他25万加元另加每月的养老金。

反观中国著名冤假错案的赔偿情况则令人心酸:

‧ 安微王忠志反革命50年冤案,1957年因拒绝村书记嫁女好意被被直接送到看守所关禁闭,理由是其不服从指挥,这一关便是12 年,随后被当作反革命罪判刑6年,后加刑4年。经2000多次申诉于50年后的2007年1月获平反现索赔86万元;

‧ 湖北佘祥林因杀妻冤案坐牢11年获赔46万元,其中限制人身自由金255894.47元 (4009天×63.83元/天);无名女尸安葬费1100元,家庭生活困难补助20万元。(据《现代金报》9月1日);

‧ 云南武威王柏元、袁秀英母子抢枪杀人冤案被分别判死刑和9年徒期,15年后获25万元赔偿;

‧ 湖南省湘乡市东郊乡石江村农民王威发1972年被屈打成招的抢劫、强奸罪冤案30年后得以平反昭雪,仅获33000元补偿;

‧ 2001年陕西咸阳发生荒唐的“处女嫖娼案”,法院判决被告泾阳县公安局事后向惨遭蹂躏的少女麻旦旦支付赔偿金74.66元!

‧ 河南人肖世斌因反革命罪判刑二十年,1981年改判无罪时已坐牢十年,为讨赔偿上访二十六年迄今未获分文赔偿一直在京上访。前几年已患直肠癌,开刀手术治疗后,癌症已经转移,由于经济困难钱,无法再作治疗;

‧ 1997年黑龙江宋德文[强奸杀人]冤案坐牢七年迄今分文未获赔;黑龙江哈尔滨铁路工人史延生因“抢劫杀人”被判死缓,其母等3人被判包庇罪,一家七口共被羁押5101天,获赔6000余元!

‧ 2004年11月份,半月谈披露了河南三门峡市高铁钢“杀人喂狗冤案”,三门峡市湖滨公安分局刑警对高铁钢连续逼供16个昼夜,湖滨区检察院在违法的批捕书上签上:批准逮捕高铁钢证据不足,暂时批捕。局长谭鲁生编造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心理测试专家武伯欣教授认定高铁钢有杀人嫌疑的结论。由此,高铁钢作为“杀人喂狗”嫌疑犯被无辜关押677天。事后,公安局和检察院分别按超期羁押日均55.93元赔偿标准给高铁钢国家赔偿,再无下文;

‧ 2005年9月安徽学生张虎张峰焦华王浩等四名学生因杀人冤案受安徽省巢湖市警方100天刑讯逼供致精神崩溃全部招供,2006年1月23日真相大白,协议中不提刑讯逼供每人获赔6万元。

比较上述加中冤案赔偿案可见加拿大的冤案赔偿标准是按中产阶级平均年收入的十倍赔偿冤案受害者(1034—1800加元/天相当于每天赔偿人民币7238元至12600元)。中国冤案国家赔偿之可怜可悲荒唐至极!其赔偿标准是按城市下层最低收入标准(5元人民币/天),不赔精神损害和其他实际损失;且无权无势越老实者,越得不到分文赔偿,由此可见中共特色的所谓社会主义是什么货色。因为中共窃国盗政上千万贪官污吏早已掏空了国库(详见郭国汀《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且在无知缺德乏能的中共专制暴政下每26个国民必须养活一位如蝗虫般的中共党政干部,加之专制暴政必然时刻人为制造无数冤假错案。使得国库根本不堪重负当然无能力按公平合理的标准赔偿。欲根除冤假错案,唯有彻底抛弃中共专制暴政,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2008年8月17日第129个反中共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维权抗暴日于加拿大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

——自由要义

迄今为止吾目力所及,应该殷海光先生有关自由的论述最为经典也最为通俗易懂。日后若有方家出现只能是好事。 至于错君之论吾不拟再与之作无谓的论战,因为汝有太多的玩世不恭,尽管吾敬佩汝之顽强斗志,恕不再奉陪;因吾实在没有时间,我已浪费过多的时间与汝论战了。汝之其他兄弟,吾当然不论了。汝等爱怎么说悉听尊便。

至于是杂货埔还是超市,此种争论更无任何意义,吾并无多少学问有的仅是一点独立思考所得的独立思想仅此而已。不过,请君记住:“鹰有时飞得比鸡还低,而鸡永远也无法飞得像鹰一样高”!

此外,还有不少网友指责吾自封为“大律师”或是“大大律师”或是其他什么的,这好像是汝等强加给我的。吾历来公开宣称自己决不是什么大律师,仅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在律师界混得差点失业的穷大律师而已!吾并不聪明,更不是天才,仅是个十二分自信的家伙,而且吾之’二百五’式或’洋径浜’式的中英文是不入流的,登不了大雅之堂。

再者吾之自由主义观,是真是伪,吾为争取国人本应享有的诸种自由权,究境是“装腔作势”还是其他什么的,历史自有公断,时间老人对一切人均万分公平,决不厚此薄彼。对于甘愿作奴隶的人们,自由当然是一钱不值!

思想自由,如果要有社会意义和政治意义,必须以言论自由为前提,言论自由又与意见自由和出版自由密切相关。

在没有政治安全之所,意见便不能自由流通,意见不能自由流通之处,人民终年在哑塞状态之下昏然欲毙,哪会有旋转乾坤的力量?

任何民主国家不禁止公民的言论自由,以及求知的自由。但所有的极权国家,都禁止言论自由,剥夺人民求知的自由。剥夺的方式除了控制消息来源之外,便是拿一些天方夜谭来当作真理,如有不从,就威胁饭碗,进一步则消灭人身,在此类地区所有的广播,报纸,刊物的论调均如出一辙。

言论自由是人之基本自由。惟具有此种自由,人才能有人之尊严。言论自由与极权统治不相容,因为所有的极权统治,都是建立在神话乘暴力之上。言论自由一实现,那些神话容易被拆穿,那种脚本的戏就唱不成了。极权统治永远要大多数人放弃自己的意见,惟少数人的意见是听。

在民主国度一定要经过充分的自由讨论,让各人发表各自的意见,不经本人许可,任何人不得以国家的名义拿走他人一块钱,更不用说夺走一条人命!

如果国家的政策是正确的,那么正确的政策应该不怕在真正自由讨论的场合公开争辩,接受多方面的质疑。权势只能建立权势,但权势永远不能树立真理。真理只能在自由讨论的基础上建立起来。

控制公共媒体者,实在不难让人民只知道片面的消息,把一切认为不合适的消息来源都过滤掉了,只留下其认为合适的一种消息,使大家构成同一种世界观。这种愚民虐政是虐政中最虐的一种。人民已成为思想监狱的囚徒而不自知。

真理的言论应能在言论自由市场上立足,让持不同意见者诘难。只有经过这种自由争辩的言论,才有希望被视为真理。真理无需真理以外的力量来推销,也不需要真理以外的力量来保护。

人间愈是珍贵的事物愈是难得。言论自由即是如此。真正享有言论自由的只是那些老资格的民主国。其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权,且不受政治理由的限制。

要达到一个美好的社会,可行的途径就是发挥个人的自由创造力。

一切形态的极权统治和真知真识真理势不两立。

现代极权统治刻意洗掉一切客观知识,而换上依其政治需要来编织成的一套伪知识。

任何言论任何思想得自由地陈列在自由市场任人自由选择。言论问题只有用言论来对付,思想问题只有用思想来解决。信仰问题只有宗教方法才能解释。

在正义之治社会,没有任何一种言论和思想可以特别居于垄断地位,而受到特别保护。各种言论和思想自由竞争,在机会均等的情况下,直接诉诸个人的观察,判断,分析等能力。凡用国家暴力强制确立的思想,无不证实为谬论。因为强制只能制造谎言而决不可能造就真理。

自由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能为不可知的事,及不可预料的事预留地步,人惟有能继续不断地自由创造,人生才有不断开拓的远景。大自然之神奇永远是人类智慧无法探明的,永恒的发明发现创造便是人类的使命。

人类的坦途是自由。在自由的制度中,各个人才能充分发挥创造力,人皆可充分发挥创造力,文化才可能有多彩多姿的发展。人类唯有在获得身心灵魂自由时,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以上是殷海光先生在1956年至1958年间公开发表在台湾省的言论,至少表明国民党专制时期自由是多少的问题,而中共专制暴政下则自由是有无的问题。大陆并非没有学人有此等思想,而是大陆极权专制长期的政治高压,言论钳制政策,使得大陆学人思想停滞,不敢想更不敢说而已,以至直至21世纪的今天,在中国律师这个公认为学识水准最高的群体中,仍有如此众多的网友们主张:我们已经十八分自由了!国人水准不足以享受自由!吾国经济落后不能主张自由,国民素质太低不配享有自由,否则亡国灭种之祸立至矣!南郭真的无话可说!

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教育演讲结社自由万岁!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