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人士言论汇编——蒋继先(郭寶勝部分)

郭寶勝

虐殺政治犯要成為常態嗎?

——從張六毛慘死看被羈押者人權

雖然中國自稱沒有政治犯,但是那些因人權、政治公義而挑戰中共政權並被抓捕關押在看守所、監獄等羈押場所的犯人,就是中國廣義上的政治犯。在1997年新《刑法》實施前,政治犯一般指犯有反革命罪的公民,1997年後,主要是指犯有危害國家安全罪的公民。改革開放前及「文革」期間,反革命罪等政治犯是被嚴加看管和低人一等的犯人,虐待虐殺司空見慣;改革開放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對政治犯待遇相比其他犯人稍有提升,尤其是比較有名的政治犯,看守所、監獄算是比較尊重他們。

但是最近幾年,政治犯卻成為要特別虐待的另類,警察、管教對待政治犯的嚴酷超過其他類型的犯人,政治犯在看守所、監獄等地受盡欺辱、甚至被折磨致死。從唐荊陵、郭飛雄、劉遠東等不得放風,到力虹、李旺陽、曹順利不明不白死在監獄等羈押看守場所,和最近發生的維權人士張六毛慘死在廣州第三看守所事件,都說明如今虐待甚至虐殺政治犯已經成為常態,對待政治犯已經退回到「文革」時期,這一切不能不引起海內外各界的高度關注與呼籲。

張六毛,男性,1972年6月20日出生,廣州公民,曾任職廣州中石化,因公民活動而被公司藉故開除。2015年8月15日,疑因涉及《杜鵑》雜誌案件,被二十多個警察闖入他家及其親屬家中進行查抄,並宣佈張六毛因「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曾關押於廣州天河區看守所,後轉至廣州第三看守所。律師申請會見被當局以張六毛涉嫌「反黨」「反國家」禁止會見,最終律師被迫退出。11月3日,其家屬接到廣州第三看守所的電話:稱張六毛已去世。11月4日,張六毛的親屬與陳進學律師前往廣州三看瞭解情況,看守所說屍體在殯儀館。11月5日,由於沒有死亡鑑定書,家屬和律師在殯儀館無法見到遺體。同日,中國公安部刊文《「項羽後人」夢「天下」、「影子兵團」演鬧劇——廣東警方摧毀一個企圖製造爆炸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團伙》,污蔑張六毛是製造炸藥妄圖暴力顛覆政權的恐怖份子,並稱其被捕後死於鼻咽癌晚期。媒體定性、掩蓋真相,是中共一貫手法。

從張六毛的突然去世、警方百般刁難家屬見遺體和媒體造謠定性下結論,足以知道張六毛死因有疑,完全是非正常死亡,十有八九是被毆打致死的。張六毛被虐殺說明中共國家機器對人權活動人士的鎮壓已不擇手段、窮凶極惡,警察們對政治犯的虐待和仇恨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參與聲援張六毛事件的諸多人權活動人士都表達出如此心聲:「今天張六毛、明天你我他」。

人權活動人士及政治犯在監獄中受虐待甚至被虐殺,張六毛不是近年來的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力虹、李旺陽、曹順利是近幾年被虐殺的著名人士。力虹即張建紅,1958年出生,他曾於1989年六四期間發動寧波市文學界和新聞界聲援北京大學生的抗議活動而被勞教3年。2007年1月12日力虹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六年徒刑。在獄中因受虐待,患上一種罕見的神經系統疾病,造成雙臂肌肉嚴重萎縮,期間力虹的家屬多次申請保外就醫均被拒絕,延至2010年6月才獲準保外就醫,但其時已經全身癱瘓,很快去世。力虹死時才52歲。他純屬被國家機器在羈押場所虐殺。

李旺陽,1950年生,湖南邵陽人,他是中國獨立工會最早的活動分子,1989年因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而被判入獄13年,2001年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又囚禁10年,累計達22年。2012年5月22日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談,訪談在6月2日播出,當地國保嚴密監控李旺陽,6月6日,在湖南邵陽市一間醫院被其親屬發現身亡,死因成疑。當局屍檢報告結論是自殺,但遺體在沒有親人許可下被強行火化。李旺陽被自殺事件引起海內外、尤其是香港大規模的抗議和遊行。

曹順利,1961年生,北京大學法學碩士。2008年曹順利在北京發起「北京維權之旅」活動,因此被勞教1年。2010年剛出勞教所16天,又因世博會再次被勞教1年零3個月。曹順利女士於2013年9月14日又因多起人權活動被抓捕,當天送進朝陽區看守所羈押。曹被羈押看守所期間,健康狀況急劇惡化,當局拒絕讓其及時治療。直至2014年2月19日昏迷被送進北京急救中心急救,延至2014年3月14日去世。

張六毛、力虹、李旺陽、曹順利等被虐殺的政治犯僅僅是近年來在羈押場所被迫害致死的人權活動人士的冰山一角。如果加上新疆、內蒙、西藏(如著名的丹增德勒仁波切在關押13年後莫名死亡,他的死亡引發衝突,警方開槍)人權活動人士、法輪功和基督教等宗教自由人士在羈押場所被虐待致死的,這個數字是非常巨大的。足以震驚全球。

除了近年來中國政治犯被虐待致死案不斷增加外,對政治犯在羈押場所的虐待迫害近年來也在加劇。正如剛出獄不久的著名人權活動人士趙常青所說:「我認為在監獄的情況非常惡劣,可以說這次所承受的苦難,比以前幾次牢獄所承受的苦難總數還要多」。

根據筆者在1993-1999年被羈押過的北京、深圳等全國四個看守所的經驗,當時管教們對政治犯還算比較尊重,這可能是因為他們認為政治犯不是流氓、搶匪,不是因個人私利抓進來的,他們中不少人還認為政治犯為社會道義進來,值得尊敬。各地警察、看守所管教如果知道你是政治犯,一般會禮貌一些,有大學畢業的管教還特別喜歡跟政治犯聊天解悶。但是近年來由於中國社會矛盾加劇、國人道德良知的墮落和泯滅、中共極權統治法西斯化達到極致,故對政治犯的折磨、虐待也不斷升級。廣州看守所對人權人士郭飛雄、唐荊陵、劉遠東等的禁止放風就是典型案例。

根據1990年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看守所條例》第二十五條:「人犯每日應當有必要的睡眠時間和一至兩小時的室外活動。看守所應當建立人犯的防疫和清潔衛生制度」。看守所中的室外活動,俗稱「放風」。筆者在廣東深圳看守所被羈押過三年半。深圳看守所每個倉(即監室)都連著一個放風場,通過一個鐵門相連,鐵門用電控制,非常厚實。鐵門外為一個沒有屋頂的三面圍牆圍起來的小場子即放風場,屋頂被鐵條嚴嚴實實地分割著天空。一般放風時間是上午10點到下午五點。放風是犯人們最開心的時間。我在深圳市看守所時,除了下雨天和管教故意處罰整個監倉外,都有放風的機會。在放風場走走,呼吸下新鮮空氣,仰望下被鐵條分割的天空,心情就稍微舒暢些。如果通往放風場的鐵門緊閉,如果整天不給你放風的機會,那種感覺就快窒息而亡。

但放風這個所有犯人的基本權利,近來在政治犯身上不予實施了。眾多人權媒體確認,自2013年8月8日被捕至今日為止,中國民主活動家郭飛雄(本名楊茂東)已經在廣州天河看守所被關押2年多沒有放風。其律師多次抗議無用。律師報告說,在最近的會見中發現郭飛雄的記憶力、表達和思維都已經受到損害。

同是廣州人權活動家的劉遠東於2013年2月23日被捕,其代理律師劉正清在2015年8月19日指出,劉遠東被關押兩年多,至今不獲放風,所以沒見陽光,倉內擠滿人,他患有腸胃病、皮膚病等,情況不好。

另在唐荊陵一案中,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的首倡者和主要推動者唐荊陵自2014年5月16日被刑事拘留後,郵寄和送書、寄信都被第一看守所扣壓和退回。在被關押期間,唐的母親去世,而當局也沒有同意他回家看母親最後一面。唐荊陵及同案政治犯袁新亭、王清營三人自入獄後1年多沒有放風,他們被迫參加勞動、晚上被迫值夜班,關在一個二十平米20一30人的房內,營養不足、生活條件很差,生病得不到醫治,變相被同室和管教欺侮,經受被帶手銬、腳銬、定銬等折磨。折磨還導致王清營精神狀況失控。

海內外人權活動人士對中國當局不給予郭飛雄、劉遠東、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等政治犯放風的權利表示極大的憤怒和不安,認為這是將政治犯與其他犯人區別開來加倍迫害和虐待的典型案例,是對他們的蓄意殘害和慢性屠殺。

總之,中共的法西斯化、中國社會的「文革」化越來越明顯,其中的一個表徵,就是對政治犯的虐待和虐殺越來越劇烈,幾乎要接近「文革」時期了。被虐殺的張六毛、力虹、李旺陽、曹順利等人權活動人士,至今還在虐待中的郭飛雄、劉遠東、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等人權活動人士,都應該引起國際社會和全球正義人士的廣泛關注,而中共當局對作為政治犯的人權活動人士的暴行,必須受到全球正義力量的揭露、譴責和制止,否則中共就會更加肆無忌憚地虐待政治犯、虐殺政治犯,並使其成為常態。海內外的人權活動人士,讓我們無所畏懼、全力以赴,為那些正在被虐待的同道、為中國的人權民主事業吶喊到底、抗爭到底!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