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人士言论汇编——蒋继先(前言部分)

十九世纪中叶,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从那时起,整个人类世界便被这个邪恶的幽灵搅闹得灾难四起,昏天黑地。

二十世纪初,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不仅没有消除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及殖民主义的灾难,反而催生出一个被共产主义幽灵附体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联,并把马克思主义演变成为以暴力革命为信条的列宁主义。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毛泽东语),19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从此,这个邪恶的共产主义幽灵,便从苏俄游荡到东亚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上,开始了对亿万中华儿女的腐蚀和残害。

二十世纪中期,毛泽东这个五毒俱全又被共产主义幽灵俯身的恶魔竟然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用最残酷的暴力手段,摧毁了神州大地上的中华民国,建立起古今中外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酷、最残忍、最黑暗、最反动的中共暴力政权。开始了它从政治、经济、文化、意识形态各个领域绑架、掠夺、摧残、践踏亿万中华儿女的罪恶行径。

二十世纪下半叶,历经共产党专制苦难的东欧民众率先奋起反抗,运用和平和暴力两种方式,推翻了本国共产党专制集团的统治。世纪末,苏联的上层统治者中的开明人士也终于顺应人类历史的大潮,以和平过渡的方式实现了民主化。中共专制政权终于成了世界上的“孤家寡人”。

当今之中国,满目疮痍,如同一头浑身充满了癌细胞的怪兽。如何处置这样一个及其危险的庞然大物,已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的重大课题。

有人号召民众实行卢梭倡导的“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奋起反抗。可是,在一个身带水果刀、出售玩具枪都将被判刑的国家里,武装起义,谈何容易?

有人希望世界上的民主大国,用正义之师,像对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阿富汗的塔利班、中东的IS一般,对共产党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然而,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世界上,那些民主国家的“大佬”们,都是以自己的金钱利益来决定是否动用武力的。有些民主国家的利益集团甚至一直在利用中共专制的强权统治,吸吮着十五亿中国民众“廉价”的血汗、荼毒着中国的环境,觊觎着中国的疆域。

还有人奔走呼号,欲以舆论唤醒民众,搞示威游行,盼望中共统治者能改邪归正。然而,嗜血成性的中共当局随时随地都会用真枪实弹对付手无寸铁的民众。

还有人梦想着中共当局的高层也能出现苏联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式的人物,使中国能在一夜之间走上民主的道路。殊不知老奸巨猾的红一代早已对红二代、红三代做了世卿世禄的安排,妄想红色江山传万代。这虽然是他们的痴心妄想,却给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设置了很大的障碍。

更有人幻想着中共军界的政变,而中共政权的徒子徒孙们,都承袭了他们的祖宗毛泽东“党指挥枪”的遗训,一旦登上皇位,就牢牢地抓住枪杆子毫不放松。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怎么办?

当今的中国流亡作家、中国著名自由主义法学家、诗人、哲学家、政治活动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自由圣火》网站总编辑、中国过渡政府代议长、中国联邦革命党首任主席袁红冰如是说:“革命!中国的政治现实呼唤革命;中国的社会大危机呼唤革命;中国的伟大命运呼唤革命。近代,革命的目的是否定中世纪封建专制;现代,革命的目的是否定共产极权专制;当前,革命的目标是攻克专制主义最后的巴士底狱——中共暴政”。

为了佐证袁红冰先生这一论断的正确性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我收集编纂了过去几十年以来,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曾蹲监狱、洒热血甚至抛头颅的志士仁人和民主斗士所留下的至理名言,敬献给网友或同仁,以求共勉与共识。

编者 蒋继先

20177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则回应给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人士言论汇编——蒋继先(前言部分)

  1. 嗨,这是一条评论。
    要开始审核、编辑及删除评论,请访问仪表盘的“评论”页面。
    评论者头像来自Gravata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