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人士言论汇编——蒋继先(高智晟部分)

高智晟

“泛五毛”对中国言论自由的破坏

在人类群体中讨论是否该拒斥人的权利本是个极荒谬绝伦的命题,而这是我们中国人年复一年面对的黑暗现实!而于人类群体里讨论人类权利成了公开的禁忌,被一个政府当作极恐怖的危险而以更恐怖的方式予打压,任何倘有人类正常感情者都能晓明,这国存在着反人类的政府。不难想象这种政府的野蛮及对人类文明前景和声誉的反动和危害至怎样严酷的程度。中国社会今天野蛮的言论管制环境即是这种反动及危害的可怕成绩,而这种反动及危害常并不全来自恶政权。

于言论自由的暴虐压逼是中共钳制人民思想的传统手法,而驱策“五毛党”狙击人民自由言说则是流氓的新战术,这是比较的好识别的,作为人类自由言论死敌的地位也是确实的。而在中国,另一个阻遏人民自由言论及其感情生成环境的劲敌却为绝大多数人忽视:数目更其庞大的“泛五毛”群体现象。

无疑,“泛五毛”是相较于“五毛”而言的。相较“五毛”对言论自由价值的干脆反动及愚昧认识,“泛五毛”们则正相反,是赞成言论自由原则的,但实际行动上对自由言论的危害于嫡派“五毛”们无异,连手法都趋一律:恣恣肆肆的漫骂,干干脆脆的下流,目的只有一个,即以不堪的辱骂来阻止他人于己不合的言论。

我用真名加入微信群便必得了被封号的命运,百人以上的群又有别的条件阻限而也无法加入。但我常能得了别人关于群里“泛五毛”们横行无羁的苦诉。诸如前天一位朋友在微信中说他在一个万人群里挺郭文贵竟被野蛮辱骂并被踢出了群,这种经验许多人都有,惟程度之异而已。

言论自由不是一项不分场合、地点可以任意使用的绝对权利。言论自由当然不含使用那些会造成伤害的污秽、下流、咒骂和诽谤性的语言。我想于正常人群这是不难理解的。而“泛五毛”们粗暴辱骂的目的正是为了吓阻他人与己不一致的言说。这是他们对自己认同的言论自由的一种不含糊的反动,但他们却不自知。更可悲的是,你若试着提醒他们正破坏着言论自由的意义,他们的辱骂会更其的超出人理,而终于的胜利者总是他们。他们规律性的是不与不同持见者辩论,而是渐次升级开始人身攻击,先否定你的大脑、人格,若效果不彰便会扩大辱骂范围,骂词惊人的滂沛,上迄祖宗,旁连其他亲眷,我自己就碰到过几回,都以仓惶退离收局。

这依然的是一种可怕的专制病毒,而症状却不若“五毛”般显明,因而也便更加的难医。但它对中国人群中言论自由习惯的建立及生长的危害相较于“五毛”还要大的多。人们耻与“五毛”为伍的共识其本可阻绝与他们在群里的遭遇,而“泛五毛”们却密布于几乎所有的群里。他们总是群里最活跃的部分,认识及思想能力不上不下,几至一律的固执而自以为是,且很能讨得群里的人脉气氛,影响甚至于主导着群里言论及认识的方向,其危害不难想见。

中国言论自由社会环境的形成将不会是件容易的事。有些“泛五毛”们怪戾的脾气、习惯已深入了个体生命的深处,从而不能自拨,更不能自知,这是我们未来建立路上不可低估的大障碍。一些“泛五毛”动辄即将自己或自己一派的认识标准化,作了真理的尺度,却不懂得一丝批判的精神,你若试着指出他观点明显错谬,必会招致毫无理智的指责乃至辱骂在群里成了普遍现象。而那“一律”唯己正确、消灭不同声音的恶习却与他们所反抗的对象毫无二致。“泛五毛”们另一个特征是同质认识及同质认识水准汇聚的圈子里形成了露骨的相互标榜、而排斥异见的声音,动辄即踢异见者出群,然后在一片一律的声音里过活,不特国内如此,国外那些共产党的反对者群里亦大都如此。最可怕的是,倘是他们自己一派的人,便是逻辑再荒谬再畸形,也不会有人出来批评。我常想这就是中国未来沉重的所在、困难的维度。

我们可以对某种言论表示怀疑乃至反对,我们却绝不可以动辄即试图否定它、管制它乃至去消灭它。尤其是生活了美国几十年者,照常理说应当能看到,自由的思想、言论已是如此深入地融合在他们的整个国家、社会生活及政治文化中。表达自由的概念所包含的内在创造性动力,加之技术上飞跃性的传播进步发展,不仅更加提升了美利坚合众国人民对自由思想及言论的表达环境,伴之而生长的则是美国公民与限制言论自由的任何企图进行针锋相对的、不妥协的斗争精神。几十年耳濡目染,便是铁石心肠亦当为之改变,然而我们看到了反面的情形。这种情形真是一种可悲的不幸——首先是于他们自己,忠言逆耳只对识得之价值者能利于行。

在能够自由思想、自由言说的社会里,它具有对社会弊端的自我疗治功能。这在今天的中国显然无可能,只要谈问题,便必会刺痛一些东西的神经。足以摧毁社会生存前途的触目惊心的腐败及黑暗永被掩盖,这种完全丧失理智的、辄即暴力遮堵问题的行径已经使中国社会健康发展前景付出了惨重代价,“泛五毛”们客观上正是这摧毁力量的赞助者。

2017年后的中国,必将经历类似美国上世纪初发生的那场揭黑社会运动。无论它怎样触目惊心,怎样惨不忍睹,我们必须清醒地去面对它。无疑,我们会面对许多问题,极权专制作为制度的死去,并不能立竿见影让曾使它肮脏生命蓬勃肆虐的感情、习惯立死。可怕的专制毒素已浸入了许多同胞的骨髓,“泛五毛”现象已成了这些人生命的一部分。

专制邪恶就在于它使许多人生命功能失灵,他们完全否定了自己眼睛及大脑的功能,久而久之使自己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个不完全的人。“泛五毛”再一个特征是,他们于明显的错谬不仅不自知,反而以他病态的判识尺度,激进地予一切与他的认识不同者作出否定的结论,他们反而认为是别人已经不正常。这是当下及未来一个较长时期中国病的最可怕症候。

任何有目共睹的社会弊端革除起来并不十分棘手,有目共睹便易达成共识,而又合力以赴。但有些弊端的可怕在于它与我们许多同胞的生命及生命感情合体、成了生命本身,而自我感觉甚好,大部分旁人又不能看清了,这就是问题的极复杂一面。

“泛五毛”们总对他人的正常保有着敏感的警惕,你若在他面前表现出了你作为人的正常,你就是严重冒犯了他,他就会激烈表达对你的反感,并会指责你的“不正常”,这是他们的另一个病症所在。

钳制人民思想、言论自由的恶果便首先显现在钳制者自己身上。先是慢慢地丧失人类的感情及思想特征,终于最后必然地使自己丧失人性,变成一个冷酷的专制动物。已经显见的现实是,不允许人们表达与己不同的见解的后果是,在个人人性及心智方面,遭受最严重损害者却是他们自己。他们首先使自己丧失了进行自由与大胆探索讨论的习惯,不知不觉中便丧失了作为正常人在这方面的感情,他们作为人的理性及心智特征不但停止了正常的生长,反而迅速地褪化了乃至斫削全无。

当一群人丧失了独立思考、正常怀疑的人类感情时,使他们去探索真理,使文明生长,那等于把石头当成鸡蛋孵化。人类社会已显明了的普遍经验表明,独立自由的思想、言论环境,是生成伟大思想成就的前提,亦是芸芸众生理性、心智生长、发展的必要条件。压制人们的思想和言论自由,强逼人们放弃自己的思想和表达,是人类社会中最丑恶、最蛮横而最不可思议的暴虐。

而2017年后的中国,普遍而实质性的思想及言论自由环境建立及维持,需要人们对企图控制或影响思想、言论自由的行为保持敏感的警惕及不妥协的斗争。一方面,这是中国民主宪政制度良性生长的必要前提,另一方面,这样作完全符合我们、我们子孙后代的长远福祉。西方的成熟经验显明,思想言论、出版的自由,对于监督、改变弊政,使社会风气改变并良性生长,对公民社会的发育、发展影响巨大,这种自由的价值无可替代。没有了这种自由或这种自由是不完整的,自由民主宪政的美好制度就不能存在,这是“泛五毛”病症发现并矫治的大意义所在。

 

纪念高贵的殉道者,他们是我们民族的光荣

昨日在母亲遗柜里寻物时偶得《高智晟律师文选》一本,坐下来一口气读了致中共贼首的三封公开信,在自己有了同样的酷刑经历后,才真晓了那种灾难的何其惊心动魄!山东的魏秀玲“死”而复活而终于又死。今天再读,其悲惨状直使人窒息,她死前下身竟是裸露着的,我的心持续为之颤抖着。“长春的刘博扬母子在被折磨至死前母子惨叫声互闻……”写下这些实地调查的文字又十年矣,杀人凶手们依然是“领导同志”,依然昂首挺肚,早已忘记了他们脸上永不可褪去的血污。这是类央视、《环球时报》、《解放军报》诸恶媒体的成绩,是全体一路麻木下去的人民的功劳,是久淤于襟的耻辱。我彼时写予胡、温的那些文字,终于不能撼动这世界上一些人麻木了的灵魂,邪恶政权行事如鬼的恶行依然未见有纤毫的改变。我的周围,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依然不舍昼夜地游荡着,认真经营着他们的主子永远将中国留在黑暗里的酣梦。这是潘基文们看不到也不愿看到的。潘基文、普京、朴瑾惠们,他们好似别的星球的来客,对有目共睹的中国人权灾难充耳不闻,对邀请他们来一同光荣的恶棍们在当下中国的冷酷打压言论、思想及信仰自由,野蛮阻挠宪政,阻挠教育改革、医保改革,阻挠司法独立,阻挠一切普世文明价值传播的有目共睹的丑行全无触动。当有文字记录并揭晾他们麻木了的灵魂。

中共黑恶势力新近在全国范围内对数百维权律师的刑狱、鞫讯、被失踪的暴行,是继“六四”屠杀、迫害“法轮功”及持续血腥强制拆迁暴行后的又一公开的反人类罪的历史恶记录。这是人类文明共有的耻辱事件,不知潘基文们的内心是怎样与这些显然的反人类罪恶办理交涉的?这次强盗集团的阅兵,在全国范围内,所有的上访人员、异见人士都遭致压迫性管制,北京市,尚连饭馆吃饭都必须出示身分证,提前十几天即停办了一切包裹邮寄业务。这全是为了给潘基文们眼里营造好的世界,给作贼心虚的恶棍们营造共欢的环境。

现在可以公开的是,我有两部书稿已于8月中旬成功转移出去,一本《2017年,起来中国》,另一本未予名,两本书将在年内面世,书中是有些看头予读者的,故今天在此不想再多写矣。

我想在此庄严地向你们保证,所有今天发生在中国的反人类罪暴行,均无例外地将在2017年年底开始接受特别法庭的审判,其中究竟在即将出版的书里有详述。

读三封公开信后信马由缰写下上述文字,以纪念那些已往逝的、高贵的殉道者,他们是我们民族的光荣,是这民族的最后力量,是这民族尚可有为、尚可高贵的证据,纪念他们,是我们终于还未完全泯灭良心的证据。

高智晟,2015年9月12日予。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